福音时评丨对主内外对李文亮医生离世不同的反应的观察和思考——兼谈李医生到底是不是“基督徒”

福音时评丨对主内外对李文亮医生离世不同的反应的观察和思考——兼谈李医生到底是不是“基督徒”

一、一位医生的离世及其激起的强烈回响

昨天(2月7日)满屏都是有关武汉医生李文亮离世的消息,整个网络弥漫着浓浓的悲情。虽然在昨天深夜就有传言说李医生因病重不治,但也有人说还在抢救中。或是或非的消息令亿万网友揪心。

直到2月7日凌晨,李文亮医生所在的工作单位——武汉中心医院的官方微博正式发布了消息:“我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经全力抢救无效,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点58分去世,对此我们深表痛惜和哀悼。”

在网络上大家纷纷以多种方式悼念和缅怀李文亮医生。李文亮这个名字注定要和今年突然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肺炎疫情连在一起。因为李文亮医生是这次肺炎疫情最早的发现者之一,也是那八位“造谣者”之一。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医生在听同事说起医院急诊科隔离了七名来自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SARS病人之后,就在150多人的大学同学群里第一时间发了这一消息,同时还做了解释:“SARS的表述不太准确,应该是冠状病毒,具体分型还有待确认”,并让大家加强防范,还特别强调不要外传。

不过,这张“华南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微信截图还是被流传了出来,在网上大量转发,最终也引起当地派出所的注意,此事以李文亮医生被训戒暂时告终。

然而,随着疫情真相的逐渐浮出水面,“造谣者”李文亮这个名字开始进入公众的视野,这位34岁的年轻医生也被媒体和网友亲切地称为“疫情‘吹哨人’”。

李文亮医生英年早逝,舆论反应激烈。今天(2月7日)早晨新京报微信公众号发出一篇文章,标题就是《悼念“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南方周末》更是发文《哀悼李文亮,应给“吹哨人”正名》做进一步呼吁。2月7日中午13点时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权威消息,“经中央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这一消息引起强烈关注!

在肺炎疫情还在蔓延和肆虐的当下,医者李文亮的不幸离世,更催人泪下。有自媒体写道:“深夜,在武汉离开的是一位医者,也是一位丈夫、一位父亲、一个儿子、追剧的粉丝、有时在师友群说话的同学。”

更多的网友则期待:“希望有一个明确结果,对李医生有一个交代。也坚决不要再让这样的悲剧重演!李医生一路走好!”(来自官媒平台网友留言)

二、基督徒网络圈子呈现的另一番景象

然而,在基督徒的网络圈子却有另一番景象。就在今天早上,在许多基督徒的微信群里有人纷纷在转发一条消息,说李文亮医生是“基督徒”,和圣经里的路加一样。

为此有许多基督徒在网络上奔走相告,表现得非常亢奋,似乎这不是表达哀痛的时候,而是要哈利路亚赞美主的伟大时刻!有弟兄感慨,很多基督徒都在发朋友圈说李文亮医生是基督徒(末了,加一个“捂脸”的表情)。

还有多个主内公众号乘机蹭热点推文,上升到属灵的高度来纪念李文亮医生,有说李医生“荣归天家”的,有说“安息主怀”的,甚至还有的好像发现了新大陆,声称“刚刚获知,李文亮医生是主内弟兄”……

一时间,在基督徒的网络圈子里,悼念李文亮医生的画风完全变了,和前面提到的悲情景象完全不同的是,有些基督徒认为李文亮医生已“荣归天家”,为此献上掌声和鲜花,不是欢呼他敢讲真话,而是欢呼他“荣归天家”。

有的主内公众号甚至以保罗的口吻纪念李文亮医生,挖掘其“属灵意义”,好像李文亮医生在地上像保罗那样为主打了“美好的仗”:
“保罗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提摩太后书 4:7-8 和合本)每一个在本职工作中尽职尽责的基督徒都是基督的美好见证人,都在为主打那美好的仗。”

且不说别的,单看到这一幕,笔者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这和李文亮医生无关,而是某些基督教快手笔们来的实在太猛了。

为了进一步“拔高”,还有消息配了个图片说这是“美国的哈佛医学院为李文亮医生降半旗”。其实这是个谣言,因为已有人指出,哈佛为之降半旗的不是为中国武汉的李医生,而是为他们的一位校友Dr. Stephen P. Dretler。

就在许多基督徒为突然发现李文亮医生是“主内弟兄”而欢呼的时候,也有敏锐的弟兄姊妹提出疑问,说李文亮医生是“基督徒”的消息来源于哪里,有没有证实,他在哪个教会聚会?流言只说消息来自于武汉的教会,但武汉那么大,教会那么多,到底是哪个教会呢?

非常时期网络流言四起,什么说法都有。综合梳理网络上一些信息,李文亮医生应该去过教会,甚至还参加过教会的查经班,但还没有受洗。而且,看他的微博内容,也找不到和基督教信仰的蛛丝马迹。

在网上有弟兄还提出,如果李文亮医生真的是基督徒,在处于病危状态的时候,那么他所在的教会应该会发布代祷信息的,可是网络上一片空白,有的只是其他弟兄姊妹的代祷名单。所以,按照正统的教义,李文亮医生还不算是基督徒。

有意思的是,最早发布李文亮医生是基督徒这个消息的某个主内公众号很快又发了一条“辟谣”信息,把“主内弟兄”李文亮医生改为了“慕道友”,结果其推文标题又改为:“纪念李弟兄(慕道友)荣归天家”。

三、基督徒的名人见证情结

李文亮医生是一个普通人,只是遭遇这场史无前例的肺炎疫情,才把他推到舆论的中心,成为关注的焦点,让他的名字家喻户晓,甚至被誉为“英雄”。因此,在李文亮医生身上无疑具有巨大的流量效应。

所以,很多基督徒希望李文亮是基督徒,就像以前期望飞天英雄杨利伟是基督徒,是同一个心理逻辑, 太过于一厢情愿,以至于听风就是雨,似乎觉得可以给自己的信仰“贴金”。说到底,许多基督徒相信李文亮医生是基督徒,依然是这种不健康的名人情结的表现。

只要翻一翻近些年来基督教网络圈子流传的那些五花八门的假见证居多,无一不是拿当今的高官名人大做文章。这类文章链接满天飞,令人眼花缭乱。

还有的虚假见证是拿央视做噱头,什么“央视传福音”了,某某基督徒“上央视”了,今天毕业还看到一个挂名基督教的劣质平台还发文《疫情关键时刻!牧师在央视会议讲话发言了!》。这是标题党,点开一看,是把以前的信息拿来炒作,而且和央视毫无瓜葛。

假见证究竟能不能帮助我们“传福音”?比如提高档次?绝对不行!因为这些虚假见证貌似是为了传福音的“崇高目的”,却破坏了诚实这种最基本最普世的美德,也降低了基督教的格调——基督教变得低俗媚俗,还破坏了基督徒应有的福音见证,沦为笑料。

这就是说,福音会因你用假见证而受到伤害!一位弟兄说得好:“上帝从来不需要虚假的见证来荣耀祂!基督徒圈内出现的‘骗’、‘吓’、‘蒙’都是羞辱上帝的恶行,每个信徒都需警戒:既不造谣信谣,也不要传谣!”

对于李文亮医生,斯人已去,追查他是不是基督徒,其实意义也不是太大。最重要的是,这位年轻的医生以他的良知和专业尽到了他的职责,最终以身殉职,为抗击疫情做出了牺牲,令人敬仰。这就够了。

笔者看到新华社就李文亮医生逝世发表了一篇短评《深深悼念!深深致敬》,这篇短评对李文亮医生的一生做了很好的评价,也恰如其分地表达了公众的哀痛和期待:
“奇迹终究未能发生。李文亮医生永远离开了我们。
作为抗击疫情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李文亮以自己的乐观、坚强、无畏,再次诠释了白衣天使的平凡与伟大。对这种向死而生、勇往直前的医者大爱,我们深深缅怀!深深悼念!深深致敬!
战斗还在继续。我们必须要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胜利的消息,是对逝者最好的告慰。
李文亮医生,请安息吧。你的精神不朽!”

这应该是对李文亮最为恰当的纪念,而李文亮医生身上也有许多值得基督徒学习的地方。作为基督徒,我们有没有去反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