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丨从面对疫情来谈基督徒的三重职分

深度丨从面对疫情来谈基督徒的三重职分

题记:“因着上帝国的缘故,公众性乃是神学的根本。”(莫尔特曼)

圣经记着说:“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诗2:6);又记着说“祢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诗110:4);“耶和华你的上帝要从你们弟兄中间,给你兴起一位先知像我,你们要听从祂”(申18:15)……宗教改革以降,神学上一个重要贡献莫过于:基督是君王,是祭司,又是先知,三个职分在他一个位格身上。经加尔文等推崇圣经者提出来,为基督信仰普遍接受。基督徒乃基督之门徒,以效法主基督为念。学生不能高过先生,主所做的当为吾辈之楷模,主之三重职分亦当由门徒来呈现。如何呈现呢?就面对当下之疫情具体而言之。

一、罪己:作为君王的职分

“基督徒是全然自由的众人之主,不受任何人管辖;基督徒是全然顺从的众人之仆,受每个人的管辖。”(马丁路德)

在文化传统中对此类国难、天灾、瘟疫等,君王大多会下“罪己诏”。就是自省或检讨自己过失的一种口谕或文书。周成王在管叔、蔡叔之乱后,反思祸乱并做诗自诫:“莫予荓蜂,自求辛螫”(大意为:没人把我来牵扯,祸害拖累自己找)。秦穆公在劳师远征惨败后,罪己曰:“邦之杌陧,曰由一人”(意为国家陷于危险,是因我一人之过)。历史上第一次明确地颁布“罪己诏”的是汉文帝,到袁世凯一九一六年为止,共有八十九位君王下过罪己诏。时间跨度两千零八十五年,约八年就下有一份罪己诏。这无疑为好的流传,合于天意而让国祚得以绵长。

“诏”,《说文解字》的解释:告也,从言从召,就是告诉,对人说。(自秦始皇“命从制,令从诏”,“诏”的话语权才变成皇帝的专利。)基督徒既有君王的职分,也懂得为首的要为仆的教训。理当首先“罪己”,诏告众人。而绝非站在一个高地指责他人。或是翻开圣经,高高在上地说经上教导说什么什么,你们不听所以如此如此。这种话说太多了,越说越没人听,反可能被讽曰:“这些宗教狂痴,平时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事就出来贩卖一些不顶事的教义。呸!”这些非但没让主得着荣耀,恐怕愈发让圣灵担忧了。

有基督徒或说,疫情又不是我造成的,管理防范的权利又不在我,我何罪之有?又如何罪己?这些想法实在不晓得基督徒作为君王的职分,当在第一时间出来担责。怎么担责?在旧约,多处强调上帝的子民这时要赶紧自卑、悔改、转向。在新约,耶稣基督将世人的罪孽都担负在自己身上。历史上的君王尚且知道罪己、担责,蒙恩为君尊的上帝之儿女岂不当更加自责以担道义,让我们从反省自身是怎样获罪于天、又得罪了人开始吧。而且这反省不单是个体,也是群体性的——教会要出来担责,公开“罪己诏”。因为基督信仰既是个体的也是群体的。

该转向的时候了,就是深深省察自身,忧伤痛悔的转向的时候了!对基督徒和教会来说,至少得有三个大的转向:
一、从肤浅的福音、和世人一样的忙碌而浮表的事工当中转向内室的恒切而深入的祷告,从圣经启示历史来看大瘟疫的时候,唯有君王大卫、祭司亚伦等的自卑而恳切的献祭和祷告,才止息上帝的忿怒。
二、从乡村俱乐部式的聚会和宗教仪式的自我满足要转向上帝国度的旨意、胸怀与视野——时时将焦点对准创造主,信心的锚扣稳生命主,用心体会救主的爱。又要像大卫一样服侍所在的时代的人群,不仅大力抢救灵魂,也关注生态、生活,并投入公益、环保等。
三、从很多掐头去尾的、无根基的、碎片化的教义和随从世上风俗的认识中,转向谦卑地向同蒙殊恩的弟兄教会学习、开放不同宗教、文化在普遍恩典中的对话,而能同心合意地建造,将福音切实地传于当下。

也只有圣灵光照下的自卑、反省才能看见上帝的作为,知道以怎样的正确的心态参与到面对疫情的服侍中,祷告、代求、配合政府,联合各方的行动,踏实地做在最小的弟兄身上等……

二、代祷:作为祭司的职分

“祷告乃是在神面前,为别人的好处代求”。(奥古斯丁)

在关于祷告的名言中,奥古斯丁的这话长时间被忽视了,它却是简明地道出祭司性祷告的要旨。祭司作为上帝与人的中保,怎样献祭,怎样赎罪,怎样带下和好,满足上帝的心意,成就和睦……都包含在“为别人的好处代求”之中了,圣经上教导为君王代求,为万人代求,都是为着他们的好处代求,而最大的好处莫过于归向永生的上主。

故而为疫情祷告绝不是简单的求主医治,瘟疫止息,好转发旺。如果是如此目标的祷告,那像9.11事件后开一个各宗教、各团体的联合祈福大会岂不功效更大,未信者、无神论者都有这样的心愿,也可一同来祈祷。然而这不是上帝喜悦的。圣经启示的伟大乃在将世人都圈在罪中,乃在耶稣基督完全的救赎,乃在上帝国度永恒的盼望。所以作为祭司职分的基督徒,首先是罪己,深刻反省、认罪、自洁。任何心里还注重罪孽的祷告主都必不垂听。

深深学习像两个九章的祷告(但以理书第九章、以斯拉记第九章)——
1、与罪人认同,他人的罪、祖先的罪、首领的罪,就是我的罪,是我们同为一体犯了罪,而为着族群、为着世居之地来恳求。
2、认清罪中之罪是离弃了永生上帝,违背了祂的命令,惹动了祂的忿怒。
3、因着上帝荣耀的名,按着祂的大仁大义,而求主的信实与怜悯。特别求主怜悯看顾医护人员与患者,以慈悲的同受苦的哀恸之心仔细恒切地为他们代求。
4、摸着上帝的心意而或安静等候灾难之日临到,洪水之时退去,或切实地在圣灵带领中行动。

五经中上帝一再吩咐祭司要守好祭坛,保证百姓随时可以献祭:“从晚上到天亮,坛上的火要常常烧着”;“坛上的火要在其上常常烧着,不可熄灭”……耶稣多次提醒门徒要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由此,面对疫情不仅自己恒切祷告,教会带领众人常常如此公祷。

三、呼吁:作为先知的职分

“上帝国的神学必须是一种公众的神学:它参与社会的公众事务,它是公开的、批判性的及预言性的上帝的警告;是公开的、批判性的及预言性的上帝的盼望” 。(莫尔特曼)

作为祭司的祷告也绝不仅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祷告——今天有疫情为疫情祷告,明天有祸乱为祸乱祷告,而是时常谦卑在上帝面前,聆听上主真理的话语。当听明上帝之言,而勇敢地传讲出来,那就是先知。先知也称为先见,上帝的仆人。其先知视角乃是传达出上帝眼中的历史观与价值观,简单来说就是当下的事上帝是怎么看待的,怎么引导的。

疫情之中,不也满有上帝的恩典和公义吗?从未有过的安静的春节,平时难以争取到的假期延长,ZF的高度重视与集中有力的行动等,这不是恩典是什么?上帝所有的创造都为来到安息。如果人不肯安息,上帝自有办法。感谢上帝藉此给危险疾驰的快车一个止损急刹的信号,向钱看,向前看,都当警醒了。感谢主为世人所定日子、节期和时令,回到自然的韵律和节拍中生活,实在是好得无比的!基督徒更当感谢主用这种非同寻常的方式挽住我们忙碌的脚步,停下各样的做工与各种的缠累。好叫我们进入内室与你面对面,思想你创造的大能与所设计的生命原理。让我们在这样的时间里沉静地梳理、消化、吸收,谛听你圣灵的微声,以致头脑中的知识,转化为心里的力量,手上的喜乐。

何况上帝对亚伯拉罕说:为这十个义人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相信因着福音临到神州,那城绝不止十个义人,所以我们大有平安、盼望。并在这样更深地与主相近中,忧伤痛悔我们轻忽浩大的救恩,忘记了作为守望者和三重职分当有的警醒与工作:面对疫情当既数算恩典,也求问上帝的公义。上帝做事多用两只手,一只手施恩,一只手报应。圣经里“报应”出现的次数不亚于“恩典”。可是好像都有选择性的不注意。报应是上帝公义的伸张,内蕴于世界的法则,恩典是超越于自然以上的法则。如果在遭报应时只是求恩典,而不肯受管教,恐怕所信的不是上帝,而是自己里面的偶像。

贪婪,淫乱,无节制、山头主义、耽于肉体的宴乐,破坏生态、掠夺式的发展……难道不是这次疫情需要悔改、反省的地方。一种病毒能侵害,是从动植物到人的生命共同体的受损,一种疫情能蔓延,是整个社会的漏洞和破坏啊!以色列人不守安息日,不肯让土地有安息年。先知说上帝就让以色列人被掳到外邦。地土遍荒凉,自然就休耕了。此番举国受影响,基督徒在其中全有份,是祸是福且看上帝的手吧。

行奇事、做新事无数的主呵,求你指教我们怎样突破各种的局限而在神学-教会-社会之间通达你的心意。求你引导我们怎样在生活、生态、文化、经济、公益等各方面造山上之城!求你做成你的新事在我们中间,好叫你的新事成就在这片土地,将得胜的荣耀全然归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