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尚节《灵历集光》20 愈背负十字架,神愈给恩赐(播音)

宋尚节《灵历集光》20 愈背负十字架,神愈给恩赐(播音)



灵历集光-往期链接(点击跳转)


01-宋尚节最经典之作《灵历集光》-序言

02-从出生到赴美留学之前(1901-1920)

03-美国留学的七年(1920-1927)

04-回国在福建传道三年

05神藉着苦难促使我走上专一事奉之路

06 组织三人团循环布道

07-到闽北领会险遭捉拿

08-找到复兴教会的秘诀

09-圣灵充满

10-与伯特利布道团赴东北

11-圣灵所赐下的恩赐,最大的即是爱

12-布道家有三险:名、利、色

13-己”死,神则作工;要为主作工,“己”不得不死

14-进天国必须重生,许多人是口信,头脑信,但心里不信

15-人信到什么地步,神就为你成就到什么地步

16-没有爱人灵魂的心,是绊脚石

17认罪后的各种神迹

18-有人登报说我妖言惑众,广行邪术...

19-南下,北上,走向国外




播音:阿心





第五章 

神独自引领(1934-1940)



日 记


《灵历集光》宋尚节056
《灵历集光》宋尚节057
《灵历集光》宋尚节058


\ (3) 南下,北上,走向国外(1935) /


四月二十日为三百病人祷告。祷告毕时,忽见一个异象,无数天兵兴起绕圣殿而行,可见病人蒙医治,完全是神自己在医治。在讲道中,我提出中国教会要复兴,每个信徒须设立家庭聚会,每个人要靠信心传道。

  四月二十一日下午到燕京大学为二、三百人述说个人见证,会后立即赶回亚斯理堂。七、八十队布道团员代表登台报告初次布道的乐趣。由于许多人买了福音传单四出布道,使许多人听到福音。有一百多人肯到乡下为主作工。此外到炒面胡同王明道先生主持的聚会所讲一次道。

  四月二十四日到达大名府,牙疼难以忍受。在讲道时,大风起,尘沙扑面,几乎看不清听众的面孔。

  四月二十八日,一位西教士请县长、秘书及一个随员在台上坐着,我请这位教士让这些人在台下坐,他偏要让他们坐在台上。他们不好好听道还抽烟,吸引听众注视他们,影响大会秩序。那天正好讲圣灵充满,用火炉作标本,我用扇子一煽,火花迸射,这些官员受不了,除了县长能自始至终听下去,他们各自散开。圣灵大大工作,许多人认出的罪真是淫秽到极点,认的彻底。为二、三百病人祷告,见证会上有一百六十三人争着起来见证,有个生来是瞎眼的七岁小女能看见了,二十岁的哑女会说话,许多跛者能行。成立了八、九十个布道队到全城布道,有一千七百八十三人听到福音。

  大名府当地人非常穷苦,传道人每月只有十或十五元工资。很多人每月只有一元钱的生活费,有人从未见过整元的钱币,但是一个早上为这次聚会的奉献是四十二元七角,奉献款中多为铜板,其中不少是寡妇的两个小钱。爱主奉献的心何等宝贵!

  五月三日到达卫辉,有一老妇把家具卖了作路费来听道,慕道之忱令人感动。由于牙痛,吃饭难以下咽,故只好拔牙,流血甚多,头昏眩,面颊肿。有一位西护士告诉我,前有一人,慧牙被拔后面肿,不到两礼拜就死了。我想到传道总要负架,张开口确实不容易,但要不顾一切疼痛讲道,不允许撒但藉此关上我传福音的口。

卫辉那里的教会建有三十余座洋房,并设有一所神学校。本来有不少西人居住,一九二七年反基督教运动发生后,多已返国。花了许多人力财力,仅二三十名教友。我感到凡西人创立的机构多数靠不住,由圣灵感动中国人所组织起来的教会是神所赐福的。

  五月十一日那天,风沙扑面,为百余病人祷告时,亦为自己抹油按手。七十二岁老妇跌伤后,不能行动,但代祷后能走动了。

  十二日晚上到达郑州,第二天早上睡醒后,肿痛已消。有曾怀瑜牧师来,教会要减薪三分之一,其弟劝他不再传道,允许借他千元来开药店,但他内心极度不安,吃不下饭,睡卧不安,几乎要疯,请我与他一起祷告。祷告后,他决志仍然要传道。

  由郑州返回上海,办理去菲律宾护照。厦门商报登载,党部请求政府在我赴菲律宾时,不许在厦门上岸。因主允许有“隐藏的宝贝”为我存留,在家忍耐等候两个礼拜。

  五月二十五日离开上海,在船上查经,有时在舱面唱歌。到菲律宾马尼拉,华侨及主日学学生唱诗来接,八、九辆汽车,每辆贴着“欢迎”字样,当地居民忙于业务,并不渴慕真理。由于聚会时间安排在早上五点,我必须三点多起来点灯查经,晚上八点开会,也只有七、八百人。


六月六日上午在西国礼拜堂讲道,到会才八十多人,我灰心到极点时,想到我主耶稣在世三年,只对十二人作栽培工夫,五百人信服,但效果不可限量。神有时只训练造就一、二个人,而完成极大的工作。隐藏的宝贝,岂是肉眼所能见到的呢?我向神流泪恳切地祷告,求神在马尼拉显现他的作为。

  当地有不少华桥弃妻娶菲女。郑汉荣夫人是教会领袖之一,她丈夫向她宣告要娶菲女,忽拿衣服向她告别,但他心又难过,请我帮助他认罪悔改,后来被选为布道团的司库,不久小儿病故,信心仍未减退。我劝他们夫妇同心布道,则有灵里的喜悦,免得又陷于魔阱。

  蔡德美是菲律宾教会负责人之一,她的丈夫吴半生在一九三五年六月十二日下午来找我谈话,他说他在听扫罗重生这一讲时,最受感动,帮助他彻底认罪。


附:吴半生写一本书,书名是《出死入生》。他原为菲律宾马尼拉《新闻日报》发行人,致力于新闻事业四十七年。一九四一年十二月珍珠港事件爆发,日军攻占菲律宾,立即通缉他及其他抗日领袖。他及家属在日军围捕通缉中,宁死不屈,度过一千一百○五天险难,波澜壮阔,惊心动魄,诚非今代所常见。他在书中写到:“我跪在暗淡林间的老树下痛哭祷告后,读圣经诗篇二十七篇,读了又读,油然生起一股向来未曾有的热力。忽忆沦陷前宋尚节博士在马尼拉开布道大会曾经劝我说:你的笔名'半生'不好,要改为'重生'。我当年对宋博士的劝告视为无足轻重,临到这危急时刻,才猛然省悟:'半生'随日军通令'格杀勿论'完了,今后活着是在上帝恩典里面'重生'。悲苦的心情,一扫而光。”后来他写这一本《出死入生》书时,用的是吴重生这个名字。



在灵医大会上,一个女聋哑者能说话了。几个枯手者能伸。有一个妇人颈项肿大,不能系上纽扣,为她按手祷告后,她不知道自己获得痊愈,忽然有人问她,你为什么不系上纽扣?她在这时方发现她颈项上的瘤子已消失了。会毕,三百余人送我上船,蒙恩者六百五十七名。

由菲律宾返回上海,赴杭州湖山堂召开第一届全国基督徒布道团查经会,厦门来了一百五十人,菲律宾来十二人,外埠代表三百人。大会第一天,有人发现一位衣衫褴褛的汉子,坐在最末一排在擦汗低头看圣经,引起负责招待姐妹的注意。方知这位是大名府来的弟兄,渴慕赴会,家贫没有路费,从河北大名府沿着铁路走往杭州,步行了一个多礼拜,蓬头垢面匆匆赶到湖山堂。招待员叫他沐浴更衣,安排他住宿,供给膳食。查经会毕,同道们为他预备路费,让他坐火车返回家乡。这位弟兄的信心、耐苦、饥渴慕义之心给我及一切赴会者留下难忘的印象。

  在欢迎会上,各地布道团代表报告各地美好的见证。厦门代表述及一妇吃素二十余年,其子不肖,无以化之,但此妇悔改重生后,其子也改变了,领了二百余人归主。朱爱民弟兄谈及有一位上海妇人,丈夫和婆婆都信道,独此妇人发誓不信道,病将死时,布道队员与她谈道,八天后断气,布道团员仍为之代祷,第九天复活。死亡期间游观圣城,天使为之按手后又回到人间。揭阳邢宝轩弟兄述及有一位七岁姑娘,奉主名能医病赶鬼。嘉兴布道团一面布道,一面开饭救济贫苦人,买种子送给贫民。一位老弟兄满有圣灵的能力,到江西一带领会。镇江王慕贞姐妹谈及有个人力车夫,每在暇时打鼓布道。有母子两人在两年之内,被鬼所困,不能起床,布道团员奉主名代祷后,立时起来。


附:盛弟兄当年是个二十二岁的神学生,这位弟兄家境清寒,父亲又去世,丧葬开支,需要用钱。他迫切希望来参加杭州的查经会。车旅费,一个月的膳食费,都成了无法越过的障碍。他迫切为此事祷告,当时他负责管理神学院的图书馆。他利用早起、晚睡在图书馆出声祷告,免得影响同学睡眠。他抓住神的应许:“万军之耶和华说:‘银子是我的,金子也是我的。’”(哈该书2:8)就对天父说:“主,我信你的话,既然金银都属于你,求你供给我的需要,你知道,我是为了追求真理而去的……”这样祷告了大约三次和四次。不料在一个清晨,神开口说话了。神是用反问的语气回答他:“我既不爱惜自己的独生儿子为你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你吗?”他一听,心有所悟,立刻去找圣经,一打开罗马书八章三十二节赫然出现在他眼前。他快乐得跳起来,满心感谢赞美父神。是日吃早饭时,圣灵感动他公开说出清晨所得的应许。感谢父神,照他所应许的,使盛弟兄一无所缺,把父亲安葬了,也参加一九三五年在杭州召开的查经大会。他回忆主的仆人在查经时,说了一个预言:“我在祷告中有一个感动,二年后,中国将发生重大的事变。”盛弟兄在日记中写了一个题目:“宋博士说预言。”果然二年后,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卢沟桥炮声响了,中日之间打了八年大仗。预言应验了。盛弟兄许多年来被主重用在江浙一带。




一九三五年八月八日下午三点,下着大雨,南京曹万山弟兄提倡不论雨下得大或小,都到街上去发福音单张。三点后,三百余人冒着雨分三队到街上分发福音单张,沿途唱诗十余里。这座美丽的杭州城市到处有布道队上街。

  在一个月内将圣经查一遍。杭州一向夏天炎热,但这一个月是罕有的清凉,使大会顺利进行。

  在回上海的火车上,许多人在火车上唱诗,汕头代表在火车上发福音单张。到上海后,上海布道团员热情接待赴查经会各处来的代表。

  由于许多福建、广东的蒙恩者向南洋群岛的亲友去信作见证,敦促新加坡基督教联合会请我去开奋兴会。一九三五年八月二十八日到达新加坡,新加坡的英文报纸误传我来新加坡医治病人,我迅速更正之。在欢迎会上述说国内教会的复兴景象,当事人原想三、四百人到会就算多了,主的恩典超过他们所想的,人太多了,只好转到卫理公会直落亚逸礼拜堂。我搬到此堂三层楼内,主预备吴静聆姐妹代传译为厦门语。圣灵大大工作,听者如临审判台前,一千三百六十三人悔改,有七、八十位奉献作传道人。(注:现在的杜祥辉牧师、杜祥和医生,及布道团副团长郭克昌牧师和其师母都在其中。)在九月十一日晚上,新加坡天空忽然显出大十字架。杜景祺长老及其妻吴静聆姐妹在途中亲自看见十字架。杜长老回居銮复印传单,述说他个人重生及全家蒙恩经过,主日在堂作见证,圣灵工作,许多听众认罪。


附:杜祥和是新加坡最有名的产科医生,一面行医,一面事奉主。杜祥辉是新加坡生命堂牧师,还创办远东神学院。他曾写一本书“John Sung My Teacher”。书中提及他父亲杜景祺是一位医生,一九二六年来南洋柔佛行医,虽是教会长老,却一直无力戒掉他的烟瘾,吃薄荷糖也没有用。这次蒙着圣灵的大能将各种吕宋烟、红骑士烟、雪茄烟及烟斗在教堂的榴木连树下都烧尽了,打碎了烟灰缸和烟斗,主给他力量完全胜过了烟瘾。

  在同一间教会里,长期失和的长老和执事言归于好。第一位痛悔的是黄汉光牧师,在最后一晚见证会上,喜气洋洋第一个起来见证他怎样在奋兴会中得重生。宋博士立刻回应:“赞美主!”并出其不意地请他坐下,只有这样才可以许多人有机会作见证。

  颜明德先生是一个富有的进出口商人,他带着三个妻子来赴会。他妥当地安排了第二个和第三个妻子,把生意交给长子,开始他的巡回布道工作。他一年又一年的忠心事奉主,直到生命结束为止。

  有一个商业广告画家在直落亚逸卫理公会附近的丝丝街开了一间画社,想不到我们的歌声竟吸引了他的两个妻子一起来听道。这两位女子不但流下悔改的眼泪,同时献上她们身心事奉主,两个人都离开不悔改的丈夫,到金链灵修院受训练。洪素华是这两位女子比较年长的一位,世界第二次大战以前,她到马来亚彭亨州工作建立了一间教会,作开荒布道的工作,直到现在已八十九岁,爱主的心志不变。

  十九岁的林金声本来是一个佛教徒,当他参加了奋兴会之后,就放弃了原来的信仰。虽然没有人答应支持他,他凭信心去传讲基督,在武吉班让建立了间教会。

  靠近柔佛海峡的林厝港,有一间养鸡场,在一场鸡瘟中,沈永坤先生夫妇和他几个在田园以及渔场干活的儿女们都进入神荣耀的国度。本来他们要到城里去,就得长途跋涉,加上田园工作缠身,他们只好求主开路。沈先生用福建话说:“赞美主,他听了我们的祷告。一夜之间,我们的七百只鸡都得了传染病,这样一来,我们不得不放下一切到会场来听道。”沈先生全家都信了主,沈先生打碎了酒瓶,还把烟丝都丢进沟渠里,每次出发布道都是先祈祷,求主同工。沈先生的儿子沈主恩、沈天恩都是教会的中坚。由此看见圣灵所复兴的果子是常存的。



九月十三日离开新加坡赴马六甲,吴静聆姐妹陪同去传译。她辞去了柔銮的工作,专心作布道团的工作。林鸿万牧师本不欢迎我来领会,因他怕我讲道时骂传道人。没想到与他断绝来往的女儿,在开会后的第三天向他认罪,他的次子、三子在这次也都蒙恩得救,其中一子还决志作传道人。

  九月二十日为病人祷告时,有一妇人,自己有丈夫,却与有妇之夫犯了第七诫,后来作了他的妾。她与前夫结下不解之仇,甚至与前夫所生之子脱离关系。她的病,任何名医都治不好,这次蒙主医治,在台上作见证。

  我在九月二十五日收到张祗修来信,说Dr.Qoi Keng Lock有个六岁的女儿叫Clay,她是全家最被喜爱的女孩。开奋兴会时,会众举手,她亦举手。九月二十一日午饭后,睡着不到半小时,腹疼而醒,连打七、八针药均无效。她口中连续唱培灵诗歌30、40、42三首诗,家中人她都能一一认识,呼之无误。最后对其亲生母亲说:“现在我要回去,我姐姐已来接我,我要同姐姐去,不久,我会同姐姐一起接你回去。妈妈!你千万不要哭。”奇怪的是,其姐姐与Clay是双胞胎,一生下来就死去,Clay从未见过姐姐。Clay见其父则大骂:“你是奴才!你是有罪的奴仆!我不认识你。”她爸爸将她抱在自己怀中,再三吻她,她仍然大骂其爸爸是奴才不已,始终不肯叫声爸爸,下午三点便离世归主。九月二十二日在美以美会举行丧事礼拜,许多布道团员参加丧礼。Dr.Qoi Keng Lock的妾有一个妹妹患麻风病,在吉隆坡医院,两姐妹曾合拍一小照,临终前告诉自己的妈妈,当将姐姐像剪去,因姐姐犯罪。九月二十四日下午召开布道团员见证会,Clay的见证使马六甲教会内外的人既受感动,又得到警惕。林鸿万牧师起来作见证,他虽然是个牧师,但在这次聚会中才真正重生。他说当我为他按手时,圣灵降临到他身上,好似电流通过全身,不仅林牧师有这种感觉,其他许多人被按手时,也有同样的感觉。

  男校校长曾不许学生来参加十二点的聚会,后内心十分自责;女校校长与我同心,故全校师生都蒙主恩。有八十个女生献心为主。芙蓉有八家信徒全家到马六甲来听道,大蒙神的恩典。会毕,参观当地天主教堂马礼逊翻译圣经处,缅怀先贤创业艰难,深信在主里的劳苦绝不徒然。过去西班牙人到此间开荒布道乃藉武力,今日讲道则靠圣灵大能。

  马六甲会毕赴往槟城,当地有美以美会、圣公会、弟兄会之分,决定在西人美以美会领会,两位记者要求把讲稿登报,以便使更多人蒙恩典。

  弟兄会中有一人娶一对姐妹为妻,说是效法雅各娶利亚、拉结为妻。姐姐彻底悔改后登报与他脱离夫妻关系。一位美以美会负责财政者以贩卖锡箔纸钱起家,我劝他勿作罗得妻子,不作亚拿尼亚夫妇,劝他把存货烧掉。他开始舍不得,声称卖完为止,我仍然劝他:“主为你舍去一切,难道你连这一点物资、财利都不愿因追求圣洁而丢弃吗?”他后来靠主的力量不再做这种搞迷信活动的生意了。

  邱清治被选为布道团总团长,其妻在灵医大会上蒙主医治,夜间忽然疑惑,失去恩典,整夜不得安睡。次日一早请我再为代祷,平安而去。这次槟城有五百六十四名蒙恩,有三十三名奉献一生作传道,有二百多人在歌声中与我泪别。

  九月三十日赴实兆远,在此地需两人译话,一译厦语,一译福州语。十月五日下午讲道时,下大雨,许多人跑出去,原来他们都是骑自行车,从四面八方来听道。最令人感动的,有七、八十人不回家吃晚饭,留下继续听晚上讲道。

有林某,虽是牧师,但开赌馆,最反对我。第一晚听道后,满身发抖流泪,夜间不能安睡。他自以为地位太高,不肯认罪。没想到我离开后虽然下雨,有百余人参加夜间祷告会,他痛哭认罪,以后热心到处为主作见证。

  离开实兆远时,三、四百人扶着我坐的车,流泪送别。

  十月九日到达苏门答腊的棉兰。这里的教会十三年只有四十七名教友。第一天领会,一排小孩坐在前面吵,三、四百人涌进来,好像看戏一样。我责备他们不守秩序,要让一个最顽皮的孩子出去。会后,长老、执事集合谈论说我赶小孩出去是没有爱心,说我是假冒伪善者,又说这次许多人为病求医治而来,还有许多未信主的,希望我不要破坏牧师的名誉。我说:“教会领袖不复兴,则一切所作的工夫都是空的。”

  十月十日一清早,林启华来找我说:“我本是第一个要请你来领会,新加坡写来的报告,有说你好的,也有说你坏的。我总是想坏的一面,因此在昨天说出许多毁谤你的话。”他流泪请我赦免他,我们一起祷告。当地一些传道人向我问及龚士德、艾迪、贺川丰彦等,他们对这些人表示赞同。我指出这几位的错误,谈及自己未重生前也曾陷入新派信仰中,故缺乏能力。十一日夜,他们俯伏在地流泪,不能自禁。

  十月十八日回新加坡开培灵会一周,外埠代表二百多人连当地人约二千人,查马可福音与启示录。希望信徒能站在主的言语上,也指出一个基督徒要发光,必须要有爱心,分别为圣,肯背十字架;肯死于自己的,就能完全顺服神。

  林贵荣弟兄请我代祷,使他亦能得到医病的恩赐,我说:“愈背负十字架,神愈给恩赐,神给各人的恩赐总是对各人有益处的。”

  有人提出让信徒再为这次培灵会捐款,我坚决反对,要求当事人经济要公开,帐目要清楚。因为已收到奉献款一千六百余元,开销不到六百元。我将送给我的三百元交方汉京作为培灵会的开支。最后一个晚上为十三位团长按手祷告。吴静聆被选为布道团总团长。三、四百人争作见证,其中有一哑者能听见而且说“赞美主”不已。有一跛者能行。



待续


end.




主内资讯

成长伴侣|真理造就|生命塑造


点“在看”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