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拥有,莫过于小溪慢流

●最好的拥有,莫过于小溪慢流


一个行者向老和尚学习“道”——


于是问老和尚:“您得道前,做什么?”


老和尚:“砍柴、挑水、做饭。”


行者问:“那得道后呢?”


老和尚:“砍柴、挑水、做饭。”


行者又问:“那何谓得道?”


老和尚:“得道前,砍柴时惦记着挑水,挑水时惦记着做饭;得道后,砍柴即砍柴,挑水即挑水,做饭即做饭。”


行者豁然开悟。


我们寄希望于更厉害的道理来过好一生,殊不知真理往往简单,只是需要用一生去领悟。


而人生最好的拥有,莫过于小溪慢流。



- 01 -


古人云:“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最高境界的品行,就像小溪的水流一样,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谦卑虚静,此即柔。


一位年轻的商人被搭档出卖,人财两空,痛不欲生,碰上了一位观水静坐的智者,便将自己的境遇逐一细述。


智者微笑着将他带回家中,令其从地窖里搬出一块偌大的坚冰,商人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照做了。


冰块搬出来后,智者吩咐:“用力砍开它!”


商人找来斧头便砍,不料猛烈的重击,只能在冰面上划下一道细微的印记。

商人又抡起斧头,全力劈凿。一会儿,对着掉落的冰屑,他气喘吁吁地摇头:“这冰实在太硬了!”


智者不语,将冰块放在水缸里,这时,冰块慢慢融化了。


正如余秋雨在《文化苦旅》中所说:


水,看似柔顺无骨,却能变得气势滚滚,波涌浪叠,无比强大;看似无色无味,却能挥洒出茫茫绿野,累累硕果,万紫千红;看似自处低下,却能蒸腾九霄,为云为雨,为虹为霞……


漫流是一种柔,不仅是生命的特征,更是一种强大的力量,至坚至刚。



- 02 -


小溪漫流,从高到低,是一种巧妙的智慧,沉稳的成熟。


蒙田说过,真正的学者就像田野上的麦穗——


麦穗空瘪时,它总是高傲地昂着头;麦穗饱满而成熟时,它总是低垂着脑袋。往往越是道行深厚的人越懂得沉静谦卑。


叶圣陶成名后去教书,经历栏只写了四个字“小学教师”。


季羡林一生自称教书匠,“我的工作主要是爬格子”。


杨绛低调至极,面对出版社的力邀时,她风趣回绝:“我只是一滴清水,不是肥皂水,不能吹泡泡。” 

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


真正的修养正如小溪慢流,心怀万千丘壑却从不张扬,低调处事谦和为人。



- 03 -


当一个人能透过纷呈的世相,探知到内在的本源时,那种真正大彻大悟的心境,便是小溪慢流。


周敦颐拒绝官场腐败,才有了“出淤泥而不染”的洁身自好。


王冕淡泊名利,留下了“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的佳话。


陈道明从影20多年,事业到达顶峰,却喜欢一个人蜗在家里用毛笔抄写唐诗,坐在雕花的中式座椅上弹琴、阅读古书,窗外的天空蓝得仿佛要流淌出来。


最深刻的道理就如同小溪慢流,看上去没什么大不了,但正是大智所在。


所以,在历经千山万水后,三毛发出感叹:“我不求深刻,只求简单。”



- 04 -


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小溪慢流,简单质朴当中,却蕴含着更为丰富的力量。


正如最动荡的美是安静的,最深刻的道理是简单的,最动人的味道是朴素的。


抛却浮华,唯有单纯明净的心才能发现,对世界的领悟才能流深。




真正的安宁来自沉静自足的专注,真正的艺术源于用心打磨的纯粹,真正的修养在于不显山露水的品格,远离浮躁,自我的造诣才能流深。


因此,一个人最好的拥有莫过于小溪慢流。


无言中气质尽显,清静中欢喜自生;

风流不在谈锋胜,袖手无言味最长。